© 杉田朗

Powered by LOFTER

OpenUTAU (WIP)

咏吟轩原创专辑《第二页》

Track List

1. 绘时光 - A叔/某洛
2. 叹江湖 - 铅笔
3. 雊鹆 - PoKeR/杏花包子
4. 猎魔侦探 - 狼姬/某洛
5. 梦里花 - Melo_YC/铅笔
6. 染血舞鞋 - 花之祭P/某洛
7. 歪脑筋,好学生 - 跳蝻P
8. 星宿计时 - 杉田朗/和田野
9. 怎么爱 - 潜移默化P/某洛
10. 海湾屠夫 - JUSF周存
11. 梦想世界 - GhostFinal/人形兎

大笔站试听
官方微博
淘宝通贩

《X-Loid》参战!
详情请见底部微博链接

Track List

1. Step On Your Heart - Luna
2. 66CCFF - 杉田朗/皓月
3. 片目の少女 - Gunx
4. 潜移默化(失足少女) - 跳蝻P
5. 雨あがり - 胡多多/Gunx
6. 空待 - 王朝/伯南
7. 非常態 - katsu/Gunx
8. 乌合之众 - JUSF周存
9. 杂货店魔法幻想曲 - 裕剑流

微博预热抽奖
大笔站试听


其一

“如果有一天,在这颗行星上出现天空之城就好了。”男孩笑着,好像有拥有无数个明天般无忧无虑。

只是出自这么一个胡闹般的妄想罢了。

简直就像是在展示世界能够为一个人的妄想偏执到什么程度。

然而少年出类拔萃的才华是建立于半个银河的人口和征服了半个银河的人类文明之上的。就读于星区学院的六年间,他为这颗行星设定好了未来。准确地说,是可能的未来。基因设计出的数十种全新的生物,以及隐藏于其中的层层叠叠的正负反馈机制,最终引向的都是同一个不拘细节的结果——这颗暴虐的气体行星,会形成适合人类生存的环境——虽然只有表面的薄薄的一层空间。在一个g的标准引力的高度,有着合适的氧气浓度,适宜的温度,充分衰减的宇宙射线,以及足够安全的恒星光。他为这颗气体行星安排了最短十万年,最长数百万年的大气和生态演变。

只是六年毫无实验支撑的推算,以及毕业时男孩勉强能够支付得起的飞船和生物样本。他为此罕见地挂了一科,因为他的期末设计已经远超出了任何单一课程的范围,并且在有生之年都难以看到结果。自诩怀才不遇的教授面对男孩的才华与狂妄感受到了同等的惊讶,并且毫不犹豫地判了不及格。男孩因为没有拿到全科满点而深受打击之余,还是发射了筹备已久的飞船。这艘老旧飞船的身世之复杂,已经超过了男孩能找得到的自家族谱。这趟行程,就是它最后的使命了。因为,即使是一向眼高于手的学术基金,也对男孩的计划鲜有资助的兴趣。

他本来该得到这门课的第一名,而且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名,因为他成功了。运气的成分到底有多少,后世通常认为在90%~99%之间。

总之,银河已经辽阔到,容许存在这样一颗星球;这颗星球,只因为一个男孩的一个梦而存在。

其二

男孩活得比自己估计的要长,主要得益于近光速航程带来的时间债。准确地讲,他并没有多活一秒,可是见证的历史延长了。即使如此,以十万年为单位的时间,依然不是个人能够跨越的。

他留下了信息,并且在很久以后被有心人看到了。这时人类世界已数度动荡变迁。没错,老掉牙的、毫无新意的、时不时总会来那么一次的,战争。

一支弹尽粮绝的流民舰队找到了这根救命稻草。

至于很久很久以后重新组成的新政体和恢复了交流的人类社会,面对着新发现的几十万年前的天才发明,而风起云涌的业余气体行星改造和超远期投资,甚至其后气体行星期货的热潮,就是后话了。

PS:
总在周一凌晨灵感翩浮的我
似乎并不太适合不作死地活

这世界太残忍了,知道的越多越觉得自己知道的少,就好像以为拿到了糖结果被打了一巴掌。

我非常相信科学,所以我不相信人有灵魂。

但是这一点让我十分惊恐。


有没有可能复活一个人?理论上是可能的吧,如果能复制记忆并且再造身体的话。软件和硬件。Plug&play. So easy.

但是那已经不是原本的你了,“我”已经不存在了。复活出来的,是“他人”而已。和“我”外貌言行一模一样的“他人”,能够宽慰生者。但是,是赝品。“我”已经再也不会醒来了。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是什么确保了此时的“我”和下一刻的“我”是连续的呢?今天睡下的“我”和明晨起床的“我”,说不定本质是读档重启呢?其实你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就死掉了呢?


所以啊,科学太可怕了。

爱因斯坦和牛顿最后都信了神,或许是有道理的——他们知道的更多,所以更惊恐。


So scary.


(嗯我只是Gantz和海伯利安看多了你那什么眼神我脑袋没洞)

读到卡萨德死的时候,我为他流泪了。费德曼·卡萨德上校,一个虚构的人物。

在这一段的开头,作者就声明了他会死。他突然出现在一场即将开始的、数千对数千的的战斗中央。那时他在时间中追逐着他的对手作战,满身伤痕。没有一个人认识他,但是当他高举手臂大喊为了自由的时候,所有人都跟着他喊了出来。某种程度的白烂的戏码,老掉牙的台词。但我就是流泪了。也许到下一个周末我就会嘲笑自己为了一本小说流过泪,但是这一刻我被感动了,被这家伙的执着,被这情景,被人性,被人类的。我总是很容易被这种东西感染。然后我停下来让自己平静一会儿,CD机从A Hopeful Transmission一直放到Up with the Birds,然后咔咔嚓嚓地换碟。充满了电子音、宏大的弦乐的摇滚非常适合这部小说,这大概也是我流泪的原因之一。

曾经以为《深渊上的火》是最好的太空歌剧。然后读完了《三体》系列之后难以确定哪一部更好。《三体》有着非凡的科学想象力,可是毫无所谓的歌剧的味道——角色塑造仅比符号稍强,对人类的群体意识作了置身事外般的剖析可是对人性的伟大毫不关心。可是现在,《海伯利安》无疑是我最喜欢的


摸个鱼 勾线废

和室友去超市。

排队的时候出于无聊给了一轻拳。

“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程度对我是不会有效的。”

“你刚才还是动摇了一下好吗。”

“唔……那是为了配合你。”

然后我稍微有点感动了,回了句:“やさしい~”

这货说:“心が痛い。”

“啊,这是啥梗。”

“就是有两个人A和B遇到了危机。A卖了队友B幸存了下来,没想到B也逃了出来,A问‘我刚才卖了你,为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B说‘是啊,我已经猜到了,当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A说‘やさしい~’B说‘别这么说,其实我还是很心痛的。’”

“……好像没有听过?”

“这不是梗,是我现编的。”

“……”

好像没有这么严重吧啊?!

三天的晴朗


无事乱翻,追溯到了奇怪的地方。

干净的版面和强烈的设计感。Tumblr? 不过相较之下,灰黑比之灰蓝,方角比之圆角,少了一分怀旧多了一份现代。很好很好,即刻开通。

于是又到了起名字的时候。每每到这时刻,犹豫不决的毛病就开始犯了。事实上一直使用的ID并不算满意,并且“杉田朗”三个字每个字被误解的方式都有数种,组合起来误写已有数十种……干脆将错就错,把其中一种组合放进去吧。

图文无关。以上。